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對台南「台灣羅馬字文化節」的管見

對台南「台灣羅馬字文化節」的管見
邱智偉/葉先秦



成大台文所與台灣教會公報社等單位本月在台南舉行「台灣羅馬字文化節」的活動,從相關訊息不難體會該活動的豐富和用心,然而作為白話字的愛好者,我們兩人認為有必要針對一些內容提出意見以正視聽。
在本次活動的相關宣傳中,主辦單位屢次指出台南是白話字發源地,並以此聲稱台灣的白話文運動較中國更早,此外把甘為霖牧師的《廈門音新字典》改稱《甘為霖台語字典》,種種不合事實的指稱令人懷疑背後的政治動機。許多國人並沒有意識到所謂台語羅馬字(白話字,或稱教會羅馬字)是百多年前宣教士在福建廈門創發的,怎麼會是發源於台南?國內許多反對母語教育者不經思索予以輕蔑、稱之「火星文」,或在缺乏認識的情況下直指這是獨派的發明;而支持者則刻意忽略白話字是從中國傳入、至今在福建和東南亞的閩南裔教會仍在使用的事實,將之宣傳為一種台灣獨有的文字,以此與中國切割,而這次活動的部份宣傳便有刻意忽略史實,向公眾散播不實訊息的嫌疑。
早在白話字傳入台灣前,中國福建已有一些白話字文學作品,有宣教士翻譯的,也有福建本地人創作的,難道福建不是中國?怎能以此做出「台灣的白話文運動較中國更早」的不實宣稱?關於《甘為霖台語字典》,這本字典被改成現在的書名重新出版已有些時日,雖然它是在台灣出版,但作者顯然是根據廈門腔調編寫,書名也稱是廈門音的字典,就連台灣最接近廈門腔的台北腔跟廈門腔也不完全一樣,例如嬰韻,廈門從漳音eⁿ,台北從泉音iⁿ,不知是何理由要這樣改動書名?據聞此次活動的部分主事者在日前還急著要求台南市政府將白話字列為市級文化遺產,並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勿讓廈門搶先,足見主辦單位明知白話字並非發源於台南,卻刻意扭曲事實,白話字是世界各地閩南裔基督徒的共同遺產,曾讓許多不識漢字者得以獲取宗教、人文甚至是科學的知識,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也是以白話字為媒介,其文化價值及意義不容忽視,但我們對這種為了「脫漢」理念及特定政治立場歪曲事實的作法恕難苟同。

2013年3月19日 星期二

擱再講「母舅坐大位」

我的馬來西亞朋友,文史工作者李永球先生針對母舅坐大位的習俗寫了篇文章,說明有些台派人士硬指此習俗源自平埔族的考據實為無稽之談:
婚禮上的“母舅”
發表於 2012 年 09 月 25 日
福建古俗對母舅(舅父)非常尊重,婚喪禮上母舅是重要人物。民間俗語有“天有天公,地有母舅公”或“天有上帝公(玉皇上帝),地有母舅公”,義為天上最大的是天公(玉皇上帝),人間最大的是母舅。

古時候喪禮上倘若是母親逝世,得等待舅父來觀察後才可入殮。如果是被虐待而死,那就有好戲看了,母舅將會責罵或痛打外甥,或不允許蓋棺下葬等等。所以有“死老爸扛去埋,死老母等母舅來”之俗話。

外甥結婚,母舅最大。傳統上得呈上“十二版帖”邀請母舅。一般的帖是三四版或五六版,母舅的帖是十二版,是最多版的帖。所謂十二版,即以一張紅紙折成齒狀的十二版頁,是最高的禮數。

而母舅接到十二版帖後,得贈送一幅“母舅聯”以祝賀外甥新婚。楊炯山編《結婚禮儀》對母舅聯是這麼解釋︰“外甥娶某(結婚)時,母舅居尊;外甥女嫁翁(結婚)時,母舅居卑。由於外甥結婚,母舅的身份居於尊位,所以母舅贈送物品,必定受到青睞與殊榮,從20世紀中葉以前,數百年間,結婚時,以母舅居上席,母舅未出席時,不得上筵,有時甚至外甥必須去跪請母舅,近年已無此例。”

所謂母舅聯,即以紅紙寫上對聯,再貼在布上,分上聯、下聯及中款,對聯有5字、7字或多字聯,中款則為一個“囍”字或4字吉祥詞。通常在婚禮前一天張掛在大廳最顯眼之處,直到12天或4個月不等時間。在婚禮宴會上,母舅必須安排坐在大位(尊位)。

對於母舅在婚禮上的尊貴,大山腳的王山野先生說出一個民間故事:相傳古時候福建泉州有個秀才,赴京趕考三科(3年一科)都落榜,9年來考不上,埋怨不已,因此在家鄉做個教書先生,不再赴考。他有個外甥,父母俱亡,由他養大。外甥長大後,經過他的教育,知書達理,於是他建議外甥赴考,那年外甥名落孫山,3年後,他再鼓勵外甥赴考,這次他向天公祈求,保庇外甥高中,結果外甥不負所望,果然高中狀元回鄉豎旗祭祖謝天地,可是其母舅等不到這一刻,早在外甥回鄉前就逝世,只留下一幅對聯送給他︰“十年寒窗承親意,一舉成名謝天恩。”後來,其外甥結婚當天,將此對聯懸掛在大廳處,由於父母俱亡且無親無戚,為了感謝母舅養育之恩,就在婚宴尊位擺上筷子及碗給母舅,希望在天之靈的母舅來饗之。從此泉州風俗就有了母舅聯掛大廳,母舅坐大位之俗了。

大約二、三十年前,王山野曾經在外甥結婚時坐大位,他們兄弟5人,他居第四,其姊安排他為“母舅”代表,坐在婚宴上的尊位。當時是在家裡宴客,八仙桌(8個人坐的方桌子)擺在大廳里,大位是面向大門,背向大廳神案的那個位子,他就坐在那個位子上。
那天是婚禮前一日的“鬧廳”日,新郎也一起在主桌上,不過新娘尚未娶過門。

上述畢竟只是個傳說故事,不能當真。事實上,母舅在婚禮上的重要,應該解釋為母系社會的遺風。
福建民俗保留一些古俗,母系社會的母舅為尊習俗,就從福建婚俗的十二版帖、母舅聯及母舅坐大位中可見一斑。如今,福建婚禮對於母舅也平常看待,母舅已少安排坐大位,我們的婚禮也不再有人贈送對聯,母舅聯更是消失殆盡。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

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勇敢的泉州儂




泉州和台灣合作的作品,聽了不止仔感動,向望有儂嘛會使來寫一條「勇敢的漳州儂」,咱漳州儂嘛是共款敢衝敢拼,嘛是真有叫數的。

2013年3月14日 星期四

Ong-lai不是布農語的證明

請看下列兩段影片,南洋的閩南人是怎麼稱「鳳梨」的,第一段是新加坡,第二段是馬來西亞霹靂州的太平。若台派丁丁還要說Ong-lai是布農語,那我也沒辦法了...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漳泉會館台灣分部小型聚會

漳泉會館是佇面冊頂懸一個社團,參加的儂包括台灣、中國、南洋kiau其他所在見若對閩南話的復興有熱情、有興趣的友志。其實面冊本然就有幾若個差不多的社團,比論講台語社及台語會,毋擱chiah-e儂儕儕以台灣為主,毋若欠缺對別的所在閩南語的認識,古井水雞嘛是袂少,擱較hai-的,佇版面頂三不五時就講一寡「台語毋是閩南語」的言論,擱去濫掺搬來一寡有孔無榫的「證據」,支持伊儂的台灣國族主義,互南洋、中國福建的網友氣死驗無傷,講一咧搆底天著烏一爿矣。即陣儂kiam-chhai是想卜共母語縛佇咧即塊島嶼,按呢,咱嘛的確無伊的法。

因為按呢,咱尊敬的一寡對岸的朋友先覺歸直出來成立一個新的團體「漳泉會館」,強調國際化的閩南語討論,還閩南語本底應該有的海洋文化特色,嘛有一寡儂包括本儂在內,choann5退出台語社,加入漳泉會館。

即張相上倒手爿是我,中央是阿天,正手爿的是邱的。In兩股攏是腹內真有膏的,阿天本是台灣儂,出世七個月了後就搬去美國,尾仔擱去過儕儕所在,即陣佇越南,所以真儕所在的閩南語腔口、語詞伊攏捌。邱的是台北儂,即陣的少年儂會曉講按呢正港的台北腔實在是真phai揣,阮三個禮拜下晡約佇中和緬甸街見面,會使講是漳泉會館台灣分部的聚會,彼日聽著一寡阿天佇海外的分享,嘛不止仔心適。平常時我是真罕得有機會講閩南話,身軀邊較少即款朋友,而且佇學術的場合有一寡物件對我來講較oh得用閩南話來講,顛倒是逐擺去福建、馬來西亞,講福建話的機會擱較儕。阮計是感覺閩南語是世界唐儂的共通語言,親像廣東話按呢,斷斷袂使縛佇台灣,若無是真拍損。向望大家會當按即個方向好好思考一咧。

平埔族


看柯設偕的干證,教會公報597卷,1934。逐家會曉讀白話字的,應該著毋免我翻作漢字寫出來矣吧?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福建儂




詞:有閒來坐(漳州) 唱:高山川俊(廈門)
風雨嵁碣 千百年來 暗崁咱的夢
百越的血 中原的皮 不變的土地
數百里海坪懸山親像一條歌 無論汝對叨位來 卜對叨位去
共款的名 共款運命 經過的苦難 囥佇咱的心頭
共款血跡 共款的聲 未來的路途 靠咱做伙來行
手牽著手 相合主張 勇敢來拍拚
  叫世上的儂攏知咱是福建儂

2012年7月26日 星期四

佇泉州拄著汝

泉州,儕儕臺灣kiau南洋閩南儂的祖家. 即塊影片是泉州即暫仔翕的一齣微電影, 透過兩對男女的故事, 取觀眾泉州的光景看透透.  了不止仔讚, 不而過閩南的氣味會使擱較重淡薄.


2012年7月16日 星期一

關於族群名稱:台灣、閩南、Ho̍h-ló的分析


轉載自洪惟仁教授FACEBOOK

關於族群名稱:台灣、閩南、Ho̍h-ló的分析

洪惟仁

所謂「閩南」、「客家」佮原住民各族的名稱,本來是學者的分類,學者根據學術研究,將語言、民族做分類,怹的分類佮類名有時被民間接受,有時被政治接受,變成正式的名稱。若無著遵循「約定俗成」的原則,隨在人叫。

原住民族名的來源
台灣原住民原本無族名,也無「族」的認同,只有「部落」的名佮「部落」的認同。漢人叫原住民「番」,並無嚴格的分類;日本時代改寫做「蕃」,開始分類,通常是用「人」按怎講做怹的族名。現時原住民十四族基本上是延續日本時代的學者的分類佮族名。會使得講原住民是先有族名,才有「族」的認同。

但是「族」佮「族名」的認同有時也會影響著分類。日本時代的族群分類,戰後國民政府基本上接受,但是原住民委員會成立了後有調整,增加幾个族群(那像噶瑪蘭、撒奇萊亞)。毋過有時是純政治操作,無實際的學術根據。譬論講,賽德克族原本是歸類做泰雅族,賽德克族認為認為怹的語言佮泰雅族差真儕,要求獨立做一族,但是這个族卜叫做啥麼,著有爭論。

賽德克(Sedik)族下面三個方言(Tkdaya、toda、Truku),太魯閣(Truku)族是其中的一種方言群,袂凍獨立做一種「族」,這太魯閣族嘛承認,但是花蓮的太魯閣堅持賽德克族愛叫「太魯閣族」,袂凍叫「賽德克族」,但是南投的賽德克族堅持賽德克族愛叫「賽德克族」,袂凍叫「太魯閣族」。最後原委會做好人,花蓮的賽德克著叫做「太魯閣族」,南投的賽德克族(包括Truku)著叫做「賽德克族」。所以原委會承認的賽德克族有兩個,一个是「太魯閣族」,一个叫做「賽德克族」,這完全是政治的分類。但是學術上只承認「賽德克族」,無承認「太魯閣族」。Truku只是「賽德克族」的一个方言。

客家族的產生

中國的傳統漢族以下的族群分類習慣上是根據省名,親像南方的吳、贛、湘、閩、粵,攏是省名的簡稱。無根據省名的干礁「客家」。族名也無叫做「族」,干礁號做「人」,親像「吳人」、「閩人」、「粵人」,北方說官話的叫做「北方人」。中國也無承認怹是「族」,干礁承認是「民系」,只有台灣共怹叫做「族」抑是「族群」。最近大陸的學者也漸漸採用台灣「族群」的名稱。

「客」本來毋是族名,南方人稱北方的移民攏叫做「客」。廣東的粵族佮福建人攏叫北方移民叫「客」,後來客家也自稱是「客」。這雖然有一點仔奇怪,但是台灣叫戰後新移民號做「外省人」,外省人嘛家己自稱「外省人」。但是啥乜號做「客」,其實定義真亂。請看下面的現象:

一、客人有老客,新客。佇惠州市,先遷來的老客叫做「本地人」,怹叫家己使用的話號做「本地話」,怹自稱是「惠州人」,無承認家己是「客」;唯梅州遷徙落來的才是「客」,怹的話叫做「客話」。但是目前惠州的共通語是「客話」,本地話顛倒無流行。

二、自從客家民族主義興起來以後,出現一个客家熱產生的怪現象,著是紛紛自稱是「客家」,毋是客家嘛自稱是「客家」。舊年我去福建永安市做調查,永安人講閩中話,厝共款叫「厝」,無叫「屋」,真明顯是屬於「閩族」的一種。但是永安人最近出一本客家雜誌,怹有送我一本,受訪者共我講:「過去阮無承認是客家,但是這馬阮承認是客家」,是按怎明明毋是客家,哪會自認是客家,這是因為怹誤認講若祖先是唯中原搬來的攏是客家,永安人自認祖先是中原人,所以是客家。毋過學者無承認,福建師範大學謝重光著真無認同,雖然伊是福建武平縣的客人,但是伊無認同閩中的人自稱是「客家」,也無贊同客家民族主義者,將歷史上佮客家有關係的大人物(親像文天祥)攏講是客人。

總講一句,「客家」是一个無嚴格定義的族群名稱。毋過客家民族主義者卻是真有「包容心」,儘量將「客家」這個籠床做大个,將所有會凍叫做客家的攏囥入來做伙炊。怹有一个組織叫做「世界客屬總會」,總部佇香港,怹的宗旨是「團結世界客屬,宏揚客家文化」,所謂「客家」其實內底方言真複雜,有的方言袂凍通話,攏叫做「客家」。所謂我ioh[臆]「惠州人」將來嘛會自認是「客」。
閩南人的族群意識

佮客家倒反,閩南人不但無一个共同認同的族名,也無親像客家有共同的族群意識,當然也無一个「世界閩南總會」的組織。

「閩」是自古以來著有的族名,史記講「閩」是「蛇種」,意思是講拜「蛇」的,著是將「蛇」做圖騰(totem)的民族,佮以龍做圖騰(totem)的華夏民族是無共族。「閩」字內底的「虫」(huí)著是蛇的意思,「閩」佮「虫」是同源字,古音是mrul,以後因為方言分化,有的所在讀做「閩」(台語音bîn(文)/bân(白),有的所在讀做「虫」(台語音huí(文)),有人講「閩」字內底有「蟲」,講是中原人對閩族的歧視。這實在是誤會。

「閩族」大概自唐宋之間著開始分化。最初學者干礁分做「閩北」、「閩南」,二次戰後,學者根據方言調查資料,閣將「閩北」分做閩北、閩東、閩中,將「莆仙」(興化)唯「閩南」分出去,愈分愈幼。

「閩南」基本上是學術上的分類。毋過佇民間並無習慣叫做「閩南」,台灣的閩南人自稱「台灣人」,怹講的話號做「台灣話」抑是「台語」;但是佇南洋,閩南人叫做「福建人」,怹講的話號做「福建話」,無包括福州,福州話另外號做「福州話」。這是因為南洋的福建人絕大多數是閩南人,所以閩南人自稱是福建人,講「福建話」。

有一擺我去新加坡,看著唱片行咧賣台語歌,但是標題煞寫做「福建歌」,我共頭家問講「台語歌是台灣歌,按怎假講是福建歌。」頭家講「台灣話阮著叫做福建話,台語歌著是福建話的歌」。汝若卜抗議,抗議袂了。

總是逐所在對「閩南語」的名稱無共款,無一个共識。

講閩南語是「台灣話」第一抗議是台灣的客人。佇閩南地區,佇南洋,怹也袂凍認同共閩南語號做「台語」。你講「台語佮閩南語無共款。」in會講「無共款嘛是閩南語。」汝若講「台語毋是閩南語」,按呢會諍袂煞。佇學術上,汝若講「台語毋是閩南語」,會予人認為是無智識,台語本來著是閩南語的一種,按怎毋承認?所以只好按呢辯解:「台灣話是閩南語的一種無毋著,毋過腔口無共。無共腔口的方言,會凍叫泉州話、漳州話、廈門話、潮州話,按怎袂凍叫做台灣話?」

客人叫閩南人Ho̍h-ló

閩南族群有一个名稱叫做Ho̍k-ló,這是客人共閩南人號的名,部分閩南人也接受這個名,讀做Ho̍h-ló,這是閩南人唯一的族群名稱。客家文獻寫做「學佬」,一般寫做「福佬」。照我的考證這攏毋是本字,本字是「貉獠」。「獠」佮「佬」是共字,是唐朝佇閩南地區的一種原住民,唐朝的時叫做「蠻佬」。「貉獠」著是「蠻佬」的意思,原來是客人歧視閩南人的名。有人講Ho̍k-ló的本字是「河洛」,佇學術上是講袂通的,雖然是倚音倚音,語言比較著知影毋著。最近福建謝重光教授寫文章,也贊成講Ho̍k-ló/Ho̍h-ló的本字是「貉獠」,原來是客人歧視閩南人的名。

雖然是按呢,我過去也接受Ho̍h-ló這个名稱,但是寫做「河佬」、「鶴佬」。我的看法是:「客」本來是廣東人、福建人共客家號的名,最初也有排斥的意思,客人最後都會凍接受,按怎咱袂凍接受Ho̍h-ló的名?

毋過,我按呢用的當時,也接著一寡仔人抗議,怹講「台灣人著是台灣人,鶴佬是客人共咱歧視的名,咱哪家己叫鶴佬!」我的高雄方言志《高雄縣的閩南語》,閩南語本來是卜號做「鶴佬語」,但是審查人認為「鶴佬語」毋是學術名稱,應該叫做「閩南語」,最後著尊重學術的傳統,改做「閩南語」。

「閩南」這個學術上的分類,大概二十世紀初才流行,一般民眾也漸漸接受。佇過去,尤其是清朝以前,只有行政區域省、府(廳)、縣的名,「閩」是指福建省,無「閩南」的名稱。閩南人一般也只有行政區域的認同,無族群意識。所以佇台灣,毋但閩、客相「拼」,漳州人佮泉州人也會相「拼」,甚至共款是泉州的三邑(南安、惠安、晉江)人抑是安溪人佮同安人也會相「拼」。一直拼到日本時代才揣著一个共同的敵人「日本仔」,台灣人內部各族群才開始和好,戰後閣揣著一个共同的敵人「外省仔」,才有所謂「台灣意識」。

「台灣」的定義
毋過「台灣」的定義是啥乜。無共款的定義,可能造成無共款的矛盾。第一、「台灣」是地名,但是台灣到底是一个「國」名抑是「省」名,抑是攏毋是,只是一个地方名?第二、「台灣人」咁是「民族」?

「台灣」到底是「國」名抑是「省」名?這愛看各人的國家認同來決定。國家認同是台灣內部上大的矛盾。佇「大中華民族主義」的觀念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省」,毋是「國」。國民黨真驚台灣變成一个「國」,所以一直忌剋「台灣」這个名稱,袂使講「台灣人」,愛講「本省人」,袂使講「台灣話」,愛講「閩南語」。雖然閩南語本來是學術名稱,但是因為國民黨的恐怖統治,國民黨對「台灣」這個名稱有敏感,致使台灣人對「閩南」這个名稱也變成反感,尤其是有台獨思想的人。因為「閩」是指福建省,台灣的閩南人雖然源自福建,但是這馬已經變成台灣人,台灣人講的話當然愛叫做「台灣話」抑是「台語」,袂凍叫做「閩南語」。而且怹認為「閩」字有歧視的意涵,所以閣卡反對「閩南」這個名稱。

但是「台灣」畢竟是地名,台灣有真儕民族,就是台灣獨立,台灣也是一个「多民族國家」,「台灣的話」毋是一種,是幾曷種。台灣民族主義者雖然無否認這點,但是因為怹堅持「台灣話」毋是「閩南語」,所以無意中將「台灣」變成一个民族名。台灣有真儕民族,閩南人將家己叫做「台灣人」,家己的話叫做「台灣話」。這予客人、原住民共台獨的人戴一个「福佬沙文主義」的帽仔。堅持「台灣」這個族名煞著付出真大的代價。

「台灣」原本是西拉亞(Siraya)族的一種叫做Tayovuan,閩南人移民來台灣,將台南叫做「台員」(Tâi-uân)抑是「大員」(Tāi-uân),以後擴充意義,將整個台灣島叫做「台員」,以後嫌tâi-uân名歹聽,tâi(埋)落去,煞uân(完)去,歹吉兆,文字上寫做「薹灣」,以後簡寫作「台灣」。

可見,「台灣」做地名是指整個台灣,卜做民族名,本來是指西拉亞(Siraya)族的一種。「台灣」有真儕民族,袂凍用「台灣話」來指稱閩南語、用「台灣人」來指稱「閩南人」。

總結起來,「台灣」是地名,台灣是多民族的國家,毋但閩南人,所以「台灣」無適合做正式的族名;Ho̍h-ló這个名稱原本是客人歧視閩南人的名,漢字寫法也無一致,卜做正式的名稱無適當。所以干礁偆「閩南」這個族名爭議上少,台灣各族攏會凍接受,閩南人內部也上介會凍接受。
初稿2012/5/5

2012年1月22日 星期日

評析一位台派部落客的母語想像

http://blog.udn.com/ntlutw/5247040?f_ORDER_BY=ASC&
請先點上面連結閱讀此奇文。

一些所謂的台派,在打造台灣國族想像時,語言也是他們頗為重視的一個元素。早期台灣和中國的往來尚未恢復的時期,他們沒有意識到對岸的福建廈漳泉講的是一種和多數台灣人母語大同小異的語言,於是輕易用「中國人講華語,台灣人講台語」來強化一邊一國的論述。然而後來兩岸開放,加上一些統派主張所謂台語就是福建的閩南語,部分還反對「台語」的推行,動不動送上「沙文主義」的帽子。而台派則以「台語不是閩南語」來反擊,其切入點不外乎台語和閩南語腔調不同、詞彙不同,最近更把焦點放到「閩」這個字的字源考察。

這位陸念慈是著名的「台派」部落客,若單就這篇文章他對母語的討論來看,其母語常識顯然有待加強,甚至連閩南語正字或羅馬字都不會寫,隨便借用一些音、義完全不同的漢字,根本是糟蹋「台語」。關於「閩」,目前住在福建的居民根本就不覺得這是歧視性用詞,在許多場合都欣然使用這個簡稱。有些字詞容或在早先有貶意,但隨著事過境遷、時代轉變,有些詞早就不是原來的意思。洪惟仁教授曾說過,「閩」指古代閩越族,不是正好符合他們「脫漢」的訴求嗎?何必拒絕呢?更有趣的是陸說「連兩百年的美國都可以令「英語」在地化成為「美語」,憑什麼在台灣落地生根了四百年的語言不能稱為「台灣話」」「美語」根本只是台灣和對岸在使用的,請問你聽哪一個美國人說自己講的是American?我去辦美簽時,線上要填寫申請者能使用的語言,我怎麼就找不到American這個項目?不只美國,所有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國家都稱之English。西班牙語也一樣,在西班牙本土外還有二十個國家以這種語言為官方語言,拉美的西語與西班牙本土的詞彙更是相差到一千多字,也沒人說這就不是西語,而是阿根廷語、祕魯語...由此可見國際語言多以其發源地為名。

接下來他展開一連串憑空想像的字源判斷,聲稱以下這些字都是福建閩南語沒有的,而是台灣獨有詞彙,但十之八九都是毫無根據的臆測。Sap-bûn在福建和南洋閩南裔的群體都是這樣說的,而且可能來自馬來語,這些從未跟海外閩南人接觸過的台派阿宅常以為只有「台語」才有外來語,殊不知福建和南洋閩南語一樣有,而且有些還是三地共有的,像Sap-bûn就是;ka-choa̍h根本就是道地福建閩南語,連旁邊的廣東都是用類似的音稱呼蟑螂的,不信去問問廣東人粵語的蟑螂怎麼說;長得高說「lò」什麼時候又是台灣獨有的?「loā-loā-sô」、「chhit-thô--á」你怎知福建沒有?o͘-ló͘-bo̍k-chè不是烏魯木「齊」,是「製」,不是陽平調,而且這個成語在福建也有的;番石榴和鳳梨我早說過了,都是「正港」的福建閩南語!不只福建,我的馬來西亞閩南裔朋友也都把鳳梨叫ông-lâi,此外,建議你再去問問廣東話的鳳梨怎麼說?蓮霧這個詞我不確定福建怎麼說,但馬來/印尼語就叫jambu;「互死」、「壓霸」福建沒有?至於那些日語借詞的確福建沒有,但這些詞吸納進來後卻是以閩南語聲韻發音,這種吸收外來語的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福建也有,南洋的福建話更是多到難以想像,在日常會話中出現的頻率更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儘管如此,他們仍稱之為福建話。如果台灣跟中國是兩個不同國家,那「閩南語」一詞代表著這是源自中國福建的國際語言,就像粵語那樣。這哪來的看不起台灣?我雖不贊同「台語」一詞,但這畢竟是在地使用者的自我命名,應予尊重,其實支持「台語」名稱者只要指出他們有自我命名的權利即可,那種到處搜羅一些毫無根據的詞彙以證明兩者不同的作法,到頭來恐怕是徒勞無功。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蕭煌奇/ 美麗的情歌(閩南語正字)




作詞:何啟弘、蕭煌奇
作曲:蕭煌奇

(男)
自從我熟似汝了後的 每一工 我的世界攏是春天
我上愛 兩個儂 手牽咧 作陣踅街  出一蕊 愛情的花

(女)
阮心內充滿期待 嘛感覺真歹勢 毋知咱的愛 敢有四配
我上愛 兩個儂 坐作伙 聽汝說話 講出一段 山盟海誓

(男)
天涯海角 我取汝 四界去行 拄著落雨 我的愛 著是雨傘


(女)
阮即世儂 若無汝是袂安怎 阮的心內 阮的未來 汝是阮的最愛

(合)
上美麗的情歌 是我唱互汝來聽 啥物代誌 攏有我 替汝來擔
上愛聽 世界充滿 汝的笑聲 未來的路 我及汝 作陣行
上美麗的情歌 是咱作伙唱的歌 阮的心內 嘛想卜一個靠岸
若有汝永遠作伴 阮的心袂孤單
美麗的即首情歌 若無汝 唱袂煞
美麗的即首情歌 咱唱甲 上大聲


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日本時代戶籍謄本

即暫仔因為卜申請美國簽證,我著走一逝戶政事務所,去申請阮規口灶的戶籍謄本,順紲想講看有法度申請日本時代的無?路尾是有申請著啊,不而過干凋會使申請著阮阿公彼代的,ham in兄弟姊妹的資料嘛無法度看,因為若我的身分只會當申請三等親以內的。
即份謄本的戶長應該是我的伯公,所以佇阮阿公身分添注的所在寫「弟」,亦著是葉和的地四個後生(阿本仔寫了重誕,變做葉「知」),「姪」就是in「孫仔」,啊著是阮阿姑。「葉千惠子」本底是上大漢的阿姑,毋擱出世毋兩冬久著過身去矣,永過bat聽阮爸講過,即陣則知影伊的名。
彼當陣嘉義猶擱是互台南州管的,佇我阿公及祖嬤的空格仔內底攏寫一字「福」,代表是福建儂,彼個時陣日本儂共閩南儂寫「福」、客儂寫「廣」抑是「粵」、平埔的寫「熟」、山地原住民寫作「生」。擱有標註即個儂敢有食鴉片、敢有縛腳。

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蕭煌奇/汝佇佗 閩南語正字



汝佇佗
主唱:蕭煌奇
作曲:蕭煌奇
填詞:巫宇軒
編曲:
監製:
歌詞

揣無汝的寂寞 落佇心槽的陣雨
沃澹阮的前路 毋知汝敢有看著
已經無方向 連一句再見攏無講
做汝一個人飛轉去歇 帶走阮天真的笑容
隨風 去流浪

想起著汝的苦楚 流對目眶變鹹雨
參著咖啡過喉燒 毋知汝到底佇佗
一直想攏無 跛入去黑色的漩渦
汝哪會心則呢雄 喝無路用 怎樣叫 追袂著你的笑
思念的心門無鎖 牽掛的刀 割著阮規身軀傷
永遠攏抱汝袂著 想汝的好 欲如何
只好來向時間討 一段段撿 才知阮是外倔強
無煩無惱的快樂 互相偎靠疼惜彼個汝佇佗

想起著汝的苦楚 流對目眶變鹹雨
參咖啡過喉燒     毋知汝到底佇佗
一直想攏無 跛入去黑色的漩渦
汝哪會心 則呢 雄 喝無路用 怎樣叫 追袂著汝的笑
思念的心門無鎖 牽掛的刀 割著阮規身軀傷
永遠攏抱汝袂著 想汝的好 欲如何
只好來向時間討 一段段撿 才知阮是外倔強
無煩無惱的快樂 互相偎靠疼惜彼個汝佇佗

思念的心門無鎖 牽掛的刀 割著阮規身軀傷
永遠攏抱汝袂著 想汝的好 欲如何
只好來向時間討 一段段撿 才知阮是外倔強
無煩無惱的快樂 有講有笑的下晡 互相偎靠疼惜彼個汝佇佗

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以利亞的日子閩南語譯詞





1. 這是以利亞的日子 齊宣揚我主的話語

遮是以利亞的時代 同齊報揚我主的話

哦!這是你僕人的日子摩西 公義今正被顯明

!遮是你奴僕的時代摩西 公義今將卜顯明

哦!雖然這苦難的日子 充滿飢荒黑暗刀劍

喔!雖然遮苦難的時代 四界飢荒烏暗刀劍

而我們仍要在這曠野呼喊 預備耶和華的道路

但是咱猶原佇遮曠野喝出 備辦主耶和華的路



2. 這是以西結的日子 枯乾的骸骨正復活

遮是以西結的時代 枯凋的骨當咧復活

哦 !這是你僕人的日子大衛 重新建造讚美殿

!遮是你奴僕的時代大衛 重新起造主聖殿

哦!這是大收割的日子 看哪莊稼已發白

!遮是大豐收的時代 請看五榖攏已經熟

哦我們是你葡萄園的工人 齊宣揚我主的話語

阮著是你葡萄園的工儂 同齊報揚我主的話



「看祂降臨駕著天上雲 閃耀如烈日

看伊降臨坐著天頂雲 閃褶若日頭

號筒聲吹響 揚起你聲 這是恩典的禧年

哨角聲響起 開聲喝出 遮是主施恩的年

救贖恩典從錫安山而來」

救贖恩典按錫安山出來

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

一粒沙






















汝親像一粒沙

按彼爿飛過來的沙

落佇我的目墘

一滴一滴的珠淚

歡喜的目滓 數念的目滓

攏是因為汝


犯勢汝嘛無甘願惦佇即位

是我毋願意撥掉

互汝自由的飛

就按呢我的目滓煞猶原流袂離

汝 猶原擱惦佇我的目睭

雖罔會疼 共款珠淚滴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一陣古井水雞

鴨蛋suí 毛軟軟
Ah-nn̄g suí, moo nńg-nńg,
宜蘭好山佮好水
Gî-lân hó suann kap hó tsuí
pnn.pts.org.tw
標題:宜蘭兄弟鴨gâu飼 環保天然肥閣媠 Gî-lân hiann-tī ah gâu tshī, khuân-pó thian-jiân puî koh suí. (華語)宜蘭養鴨人家 環保自然鴨肥美
· · · · November 10 at 10:11pm
  • Chhòa Éngiok and 4 others like this.
    • Meiling Chen 宜蘭腔毋是愛講Ah-nuī suí, moo nuí-nuí ^_^
      November 10 at 10:20pm · · 4
    • 居隱 thuīnn凊puīnn,面黃uînn,心酸suinn,大尻tshuinn,行tsìn huīnn,會輪tuínn,傷拍suínn,天kuinn-kuinn,pháinn種m̄-tuīnn,好種m̄-thuînn。
      November 11 at 9:50am · · 2
    • Loke Chin Wei 除了"傷拍損"佇我个厝內是唸"siaunn phah-sńg"以外, 頂面其他个例我攏佮宜蘭腔唸 sio-siāng ... ^^
      November 11 at 2:41pm ·
    • 居隱 流落馬來ê宜蘭鄉親?XDDD
      November 11 at 6:03pm ·
    • Loke Chin Wei 哈哈... 無啦, 這是北馬腔 (照我看佮宜蘭腔有80-90%仝款)... 其實我个祖先是泉州惠安儂, 只是蹛北馬幾若代了, 予北馬腔影響著, 煞袂曉講惠安話去... - -
      November 11 at 6:21pm ·
    • 居隱 惠安[huī-uann]-講客話?檳城講北馬腔?應該來去做田野調查!
      November 12 at 9:29am ·
    • 莊文龍 泉州話接近=惠安話?
      November 12 at 7:10pm ·
    • 居隱 我若無記毋著,惠安話是一種「客話」。m̄-是泉州話。
      November 12 at 9:18pm ·
    • Bāng Tâi-gí 詔安客也處「閩南」。那教育部的「閩南話」的定義是啥物
      Sunday at 9:53am ·
    • TiHui Lim 拍损 phah sng ,毋捌聽過phah suinn. suinn 身體、suinn 神、suinn 失
      Sunday at 6:38pm · · 1
    • Joshua Sian-Chin Iap 北馬的音倚近漳州,上早來到彼爿的儂是漳州海澄三都的,和宜蘭無關係。惠安話毋是客話,泉州基本上無參客儂的所在連相倚。
      Sunday at 6:52pm · · 1
    • Loke Chin Wei 惠安縣是佇泉州市个管轄內... 惠安話真倚泉州腔, 毋是客話... 各位所表示个客話應該是"惠州話"較著...

      馬來西亞个北部有四个州(霹靂北部/檳城/吉打/玻璃市)攏是講大部份像款[siāng-khuán]干焦爭差淡薄爾个福建話腔口... 我嘛毋知欲按怎叫即个腔口, 我只是凊彩共伊叫"北馬腔"爾... :P
      5 hours ago ·